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八面來風 > 八面來風
華東地區最大船企藏身螞蟻島 造出來的船全國獨一無二
編輯:瑞安上海商會  來源:瑞安上海商會  日期: 2011-5-26
小到吃上一條海魚,登臨一個海島,躲避一個浪花,人類無不憑借征服海洋的技能。5000年前,浙江人從河姆渡獨木舟開始用海之路;立志做海洋經濟強省的今天,浙江又倚仗何物?恐怕還是科技。5月23日至5月25日,記者跟隨省科技廳采訪團,沿著舟山和寧波的海岸線,尋覓浙江奇巧的海洋科技。

  長滿“眼睛”的海港

  浙江搞海洋經濟,寧波-舟山港乃核心所在。在可預見的將來,寧波-舟山的近海中,萬國巨輪將密如過江之鯽,卸船、裝船的動作一天重復多次,泊位亦可能如同大都市的車位一般難求。這里將是中國大宗貨物運輸第一港,甚至是遠東第一港。

  人多、船多、貨多,舟山市港航管理局監管航運,最在乎三件事。

  防事故:起霧、刮臺風了,要通知船只們擇道而行,撞船了,得盡快救人,弄清事故原因;

  防走私:別有用心的船舶,會想方設法找個能逃關稅的僻靜碼頭卸貨。

  指揮海上交通:船多,碼頭有限,比如3艘船都想進同一個碼頭,就必須有船耐心候著,啥時能進港,從哪條航道進港,都有講究。

  在舟山港航指揮中心,大屏幕上顯示,昨天上午9點半,5萬平方公里的舟山海域上,有921艘大型貨輪進入。

  大屏幕上,綠點是國內普通貨輪,紅點是裝有危險品的船只,藍點代表外籍船。任意點擊一艘代碼叫affe的外籍船,就知道它的船東是澳大利亞公司,載重8萬噸,船上裝滿鐵礦砂,船長接近200米,它從東南方而來,正逼近舟山島南部碼頭。

  舟山市港航管理局安全監督管理處許岳維說,現在舟山近海已長滿眼睛,不僅走私變得難上加難,出了撞船、翻船事故,處理起來,他們比交警更得心應手。

  不久前,曾有一起撞船事故,監控系統留下了兩艘船出事前60天的航行軌跡,明眼人看一眼,就知道是哪艘船走偏了,撞了人家的腰。

  12層的“海上樓房”

  在國內,有5層房間的郵輪已算豪華。揚帆集團造的12層海上樓房,高31米,停泊碼頭,仰視角度超過電影中的泰坦尼克號,這是當今世界最高的船。

  造出這座海上高樓的地方,就在沈家門漁港往南8公里的大海上,那里有一個形如螞蟻的島嶼,叫大螞蟻島。1958年,那里自創了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比西湖還小的島引來了劉少奇、許世友;那里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殯葬習俗,人們生活在螞蟻島,死后都葬在旁邊的小螞蟻島,實現生人死人分島而居,大小螞蟻島隔咫尺海峽相望,那海峽好似但丁詩中的冥河。

  身為華東地區最大船企,揚帆集團設在螞蟻島上的船廠,占去了小島三成面積。

  從小島駛向大洋深處的12層海上高樓里,住的不是人,是汽車。4艘已造好的海上高樓服務于日本汽車巨頭豐田公司,每次能幫豐田運5000輛出口轎車到上海或中東,還有4艘同類大船在小島上的船塢里孕育。

  豐田汽車從甲板開上船,5000輛車分別停在各個樓層,好似立體車庫。船上有兩層樓的樓板能上下挪動,這在國內船只中獨一無二——大船主要裝轎車,若碰上了卡車、挖掘機,挪挪樓板,提升層高,也能裝。

  行駛在大洋深處的31米高樓,最怕的是風,海上的風,七八級不過毛毛雨,十級以上很常見。樓太高,受力面積就大,容易被吹翻。

  解決這個難題時,工程師們想到了不倒翁。推倒立馬就能站起來的秘密藏在它的肚子里,肚子底部的一塊重物讓不倒翁重心下移。海上高樓的低矮樓層用的是厚鋼板,到高層改用薄鋼板,實現重心的下移。最上層鋼板薄到只有6毫米,試想,在6毫米厚的樓板上開汽車,這薄薄的樓板有多牛的承載力?這就是揚帆集團造海上高樓的最大技術秘密。

  這家舟山百余船企中的帶頭大哥幾乎能造出海上航行的所有貨船。碼頭上,停著馬上要交貨的化學品船,別人的化學品船,船艙是個密閉的整體,這艘船別出心裁把船艙分作12個隔間。不同化學品沒法混在一起,有著這個設計,揚帆造的船就能一次運多種化學品。

  一條海魚的最后歸宿

  海魚、貝殼、蝦蟹的樣子千奇百怪,吃的時候,有的去鱗剝皮,有的掐頭去尾,在不浪費的前提下,一條身子能有五成進入我們的肚子已算不錯。被拋棄的甲殼、魚皮、魚骨,還有上岸就死去沒法食用的魚兒,它們的歸宿在哪?

  最老土的辦法是做魚粉,魚粉能幫飼養的動物補充蛋白。去過魚粉廠的人都知道,那里魚腥味熏得人反胃。

  舟山海產品深加工企業的領頭羊海力生集團副總裘耀東放出話來,除了胃腸不得不丟棄,公司要榨干海魚每個細胞中的價值。

  在他們的車間里,我追蹤了一個金槍魚魚頭的命運:魚頭的油脂類物質被取走,用來做魚油;剩下的魚肉被壓碎,提煉出深海魚膠原蛋白;碎骨是造高純度鈣片的好原料。

  變廢為寶的原理說起來簡單,但多年來都拿魚骨頭沒辦法。

  造膠原蛋白的過程,好似在魚的細胞里動手術。蛋白質顆粒太大,人體沒法吸收,必須讓一種酶和它發生化學反應,讓蛋白質斷裂。

  讓它斷裂不難,要控制它斷裂成多大的顆粒就不容易了,做化妝品的膠原蛋白,直接涂抹于皮膚,要求分子量小于1000,吃下肚子的膠原蛋白則需要分子量在2000-3000之間,若是手術做得過于精細,把蛋白質切割成了單個氨基酸,口感會變苦,加工也宣告失敗。

  像切西瓜一樣切割蛋白質雖難,但切好了就是一本萬利的事兒:魚的下腳料不過千元一噸,做成食用的膠原蛋白,一噸是15萬元,若做成顆粒更小的化妝品膠原蛋白,一噸就是50萬元。化妝品行業的高額利潤早就是公開的秘密。想想,一小瓶售價數百數千元的化妝品才幾克膠原蛋白,一噸膠原蛋白能做多少瓶化妝品?

字體: 【 字體顏色: 關閉
 ◆ 相關文章
  • 上海源昌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總經理 薛建華
  • 中國瑞立集團副 總經理 潘霄劍
  • 上海華峰超纖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總經理助理 潘利軍
  • 眾恒汽車部件有限公司 董事長 蔡國偉
  • 上海元優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董事長 虞楚云
  • 舟山体彩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