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八面來風 > 八面來風
阿里上市緘默期公關風波與互聯網企業野蠻生長
編輯:瑞安上海商會  來源:瑞安上海商會  日期: 2014-8-14

【老槍/文】IT時代周刊、新聞脅迫、蘇寧、兄妹……,正處在紐交所上市前夕靜默期的阿里巴巴,近三周來突然主動出擊,接連發動公關大戰,讓自己與這些關鍵詞捆綁在了一起,讓人著實有些驚訝。

接二連三又惹火上身的“公關戰役”,都是阿里巴巴自己發動的。

7月18日,阿里巴巴新浪官方微博以“緘默期的聲音”為題,對外發表聲明。該聲明指出,阿里集團“正遭遇有組織的敲詐,有機構要求本公司出資30萬美元買斷本司的所謂負面研究報告,該報告以國內某周刊以及某些自媒體人士針對阿里巴巴集團的相關報道為主”,并稱已向杭州警方報案,警方已接受該報案。

這一在“緘默期”的不“緘默”令人驚異,也有人評之為彪悍。但隨后,阿里并未繼續發聲,對外界期待的“某周刊”的真面目究竟是誰,也未做任何官方回應。杭州警方也未就此有任何表態。

三周過去,就在此事已為人們所淡忘時,阿里卻又再度發聲。不過,這次不是以官方名義,而是以阿里公關總監個人的名義。

8月7日下午,阿里巴巴公關總監顏喬在其認證微博上發布聲明稱,已實名向國家有關部門舉報《IT時代周刊》,指該雜志及其下屬網站IT商業新聞網長期對阿里巴巴進行“輿論脅迫及惡意侵害商譽”。

這讓外界很難不把此前阿里所指證的“某周刊”與《IT時代周刊》對應在一起。

隨即,《IT時代周刊》通過官微回應稱,“從未授權任何人、任何機構代表本刊與阿里巴巴集團進行“保持密切業務關系”之行為,博文中所謂的“不當訴求”,純屬子虛烏有。“同時稱,未收到阿里巴巴官方通知,顏喬嚴重損害了《IT時代周刊》的名譽,將于近日向法院對顏喬提起法律訴訟。此番回應顯得十分強硬,并將實名舉報的內容全部推翻。顏喬很快再度回應,表示將欣然應訴。

接下來,這位阿里公關總監似乎仍意猶未盡,同日傍晚,他又發了一篇再次引起旋然大波的微博。

這是一條圖文并茂的微博:“2013年5月,IT時代周刊總編輯曹健發刊詞:蘇寧云商公關負責人葛爽是我新近認識的。這個北京女孩給我的感覺是,柔弱的外表下有著非常執著的內心。而當葛告訴我,她的公關團隊只有3個人時,我真的感到非常驚訝。(我真的感到非常驚訝,不是四個人么?葛甲老師不算?)”并在微博中配發了兩張圖片,分別是“IT時代周刊為蘇寧公關總監葛爽頒發年度傳播大獎”和“蘇寧公關總監葛爽系葛甲妹妹的三方關系圖”,點名稱蘇寧云商品牌部媒體總監葛爽是自媒體人葛甲的妹妹。

1407753033334

阿里公關總監所發的微博配圖(原微博已被刪除)

微博發出后,瞬間引爆了財經圈,招來多家媒體的圍觀。

葛甲何人?據百度百科顯示,葛甲的賬號是新浪熱門微博,他是互聯網分析師、作家、新聞網站、網絡輿情分析師,其人物職責是網站分析、網絡傳播。用時髦的說法,他是位自媒體人士。而在業界,他的出名,是因為寫了一些有關阿里巴巴的分析文章,且以“唱衰”居多。

這不僅將7月18日阿里官方指證的另一方——“自媒體”也對了號,而且把阿里的同業蘇寧也拉入戰團。

8月7日18:43分,葛甲轉發了顏喬微博,并發表評論“把我之前評論的一條微博給刪了,有意思么,你那么想知道我是不是蘇寧公關部的第四名員工么?繼續猜,就是不告訴你,呵呵。”

葛甲并未直接給出答案,而次日,另一名當事人,微博實名認證賬戶“蘇寧云商品牌部媒介總監葛爽”發布了名為《關于阿里巴巴集團公關部總監顏喬造謠誹謗的嚴正聲明》的長微博,稱顏喬的言論系嚴重失實的謠言。

葛爽提出三點嚴重聲明:

第一,這是一篇嚴重失實的謠言,本人與葛甲先生沒有任何親屬關系。

第二,鑒于阿里公關總監顏喬的不實言論已構成嚴重誹謗,現要求顏喬在本微博刊發后兩小時內,自行刪除原微博,24小時內刊登富有誠意的致歉微博,48 小時內向此前參與轉發的微博逐一轉發澄清致歉。

第三,本人將視阿里公關總監顏喬對其造謠行為的悔過態度、消除誹謗行為惡劣影響的社會效果,保留進一步訴諸法律手段的權力。

之后,@顏喬 刪除了其8月7日發布的相關微博,并轉發了葛爽的微博。同時表示:“我是沒講他們是親兄妹,但容易引起誤導。” 

此事并未平息,8月9日,葛爽就“阿里巴巴集團公關部總監顏喬有關微博報道侵犯名譽權”一事聘請律師維權。據了解,葛爽代理律師已向阿里巴巴公關總監顏喬寄發律師函,要求其在新浪微博、人民網首頁、新華網首頁上置頂或顯著位置發表公開賠禮道歉及澄清聲明。

10日晚間,此前未明確表態的葛甲發出一份題為《關于阿里巴巴集團公關部總監顏喬造謠誹謗的嚴正聲明》的長微博。葛甲在長微博中表示,阿里巴巴已開始“動用資源針對我個人進行誣蔑和造謠,嚴重威脅輿論生態,我決定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內的一切措施,捍衛自身權利。”

對于阿里公關總監顏喬在微博中發的圖將其和葛爽的照片用箭頭連接起來并命名為兄妹一事,葛甲認為對方的言下之意是“我(葛甲)這幾年對阿里巴巴的批評和質疑,背后是蘇寧,我對阿里的批評是受利益驅動。”

博文中,葛甲還稱阿里巴巴動用了40個以上的大號對其進行轉發,估計耗資驚人。 并透露在2013年的11月14日,阿里另一名公關總監楊磊也曾動用大號轉發,對其進行輿論打壓及出動水軍進行無端謾罵,“其用意無非是想搞臭我,讓我閉嘴不再對阿里巴巴進行批評和質疑。”

葛甲表示,指望阿里巴巴像紳士一樣去做陽光下該做的事“已是不可能的了。”他們對批評和質疑的態度,“除了抹黑,就是謾罵,不惜動用資源去撲殺,甚至還會使出卑鄙手段對質疑者展開人身攻擊。”

至此,自7月18日稱已向杭州警方報案起,阿里巴巴在上市緘默期連續發動的公關大戰已將自己、自己的公關總監、《IT時代周刊》、蘇寧云商品牌部媒介總監葛爽、自媒體人葛甲等至少五方卷入其內。五方都表示要不惜對薄公堂來捍衛自己的權利與清譽。

阿里這一連串公關風波,讓局外人看來多有不解處:

一、正處于上市前關鍵期的阿里巴巴,何以在這個時間點選擇主動出擊,而不是待上市之后再著手應對這些問題?這種“激進型”公關策略是誰確定的?

二、7月底,馬云曾在給員工的內部信中談到,要理性對待外部批評,及時調整情緒,“面對批評,我們可以平心靜氣,用心體味,學習思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話音未落,其公關總監便又對外開戰,這與“平心靜氣”似有不小差距。是馬云原意非指此?還是公關部門不聽招呼?

三、阿里既已向杭州公安報案,作為理性選擇,尤其考慮到公司正處在緘默期,似應靜待公安機關給出結論為上策,何以又突然再次動作?

四、7月18日以官方名義發聲明報案,8月7日卻又以公關總監個人名義發作,此“公關策略”究意是公司策略還是個人策略?

作為一個如此規模巨大影響力早已遠遠超出業界本身的世界知名公司,阿里巴巴本次公關大戰的策略與表現,確實讓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但,如果拋開阿里巴巴這次公關戰的具體細節,放眼整個中國互聯網業生存與發展環境,或許對此能有所理解。

與傳統行業相比,新興的互聯網業在中國一直處在一種相對更野蠻的生存與發展狀態之中。野蠻,在這里并不是完全貶意詞,也不是傳統意義上那種殺人越貨黑吃黑打的含意。它是指由于新生,所以缺乏規矩與規則,甚至缺乏底線。你可以認為,這是一種高技術下的野蠻,一片高文明中的叢林。這種野蠻給許多企業與個人帶來了意想不到的飛速發展機會,也讓這個行業的許多企業與個人時時在自卑與自大間糾結萬分,以至常常出現各種高級草莽式言行舉措。

這種現象反映到企業公關上,就是以各種“激進公關”為特色。

時至今日。自媒體儼然已成一個行業。但真正了解這個行業的人知道,所謂成功的自媒體,絕大部分都是針對和寄生于互聯網行業與泛互聯網行業(如手機行業)生存的。在這個行業以外其他行業,很少有所謂自媒體能生存的土壤。所謂“針對和寄生”,說白了,就是靠這個行業的公關直接撒錢在養活著。

再比如,很少有行業像這個行業那樣,最近這幾年捧出一個又 一個精神領袖、導師等大神一樣存在著的人物們;很少有行業像這個行業那樣,越來越自我高調標榜著要改變這個世界的一切規則;很少有行業像這個行業一樣,幾乎天天在網上動用大小水軍,或為己自吹自擂或瘋狂攻擊他人;很少有行業像這個行業中的一些企業(如小米)或個人那樣,宣稱自己的追求就是天天上頭條,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

很難評價上述種種的對與錯、是與非。只能套用《后會無期》那句臺詞:小孩子才分對錯,大人只講利弊。

但,長期只沉醉與利弊之選而不問是非對錯,將來,是必定要摔大跟頭的。

無論個人、企業,還是行業乃至國家,概莫能外。

字體: 【 字體顏色: 關閉
 ◆ 相關文章
  • 上海源昌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總經理 薛建華
  • 中國瑞立集團副 總經理 潘霄劍
  • 上海華峰超纖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總經理助理 潘利軍
  • 眾恒汽車部件有限公司 董事長 蔡國偉
  • 上海元優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董事長 虞楚云
  • 舟山体彩飞鱼